亚美优惠永远多一点

轩讲:抢菜难,不如体验一下“计划经济”?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2-07-30]

html模版轩讲:抢菜难,不如体验一下“计划经济”?

大家好,我是居家隔离也不忘陪你聊一聊的谷智轩。最近,为了全面实现对新冠病例的动态清零,国内不少城市,尤其是我现在所在的上海,进入了“封城模式”。有些呢,封闭前提前给了通知,让民众早做准备,另一些则是当机立“封”,多少有点让人猝不及防。两种方式,有利有弊,但都要面临同一个问题??买菜难。一遇到封城,这些老百姓餐桌上的常客,不是买不着,就是买不起。线下的就不用说了,就连本来寄予厚望的互联网平台,也是“一菜难求”。我们办公室的小伙伴,封控预告后,天天五点半起床上网抢菜,眼睁睁地看着“前方拥堵,请稍后……XX已售尽”。既然大家都苦“抢菜”久矣,本期《轩讲》我们就来聊聊,为什么疫情期间,我们买菜会这么难;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。

我们讲的“菜”,一般指的是生鲜,也就是保质期短、不耐存放的食物,比如蔬果肉蛋奶这些食材,以及现场加工的熟食、面点。从存放的角度来看,生鲜之中,也可以根据能否冷冻,来进一步细分。有些挨不住冻的生鲜,比如说鸡蛋牛奶和大部分果蔬,就很难做到长期储存。然而,这部分不耐放的“菜”,恰恰是咱们中国人,最主要的副食品。特别是我们从小到大都被鼓励多吃的绿叶菜,长途运输、长期储存的成本非常高,大部分只能就近生产,摘完即售,不可久留。

这就留下了一个问题,绿叶菜的供应,完全依靠供应链持续不停地运转。这其实和电网的问题很像??蓄不了电,就得把发电量和用电量都控制得刚刚好,而且输电线路不能出现故障。对供应绿叶菜的“菜网”来说,就必须做到供给匹配需求,“淡季不淡,旺季不烂”,而产销之间,也必须完美对接,生产、收购、加工、批发、零售五个环节,一环都不能出错。而这张“菜网”的构建,从建国以来,大致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。

建国之初,蔬菜供应,基本上是农村个体户自产自销,城市主要由菜农或者商贩,通过城乡集贸市场自行销售。然而,随着经济建设的开展,城市、工矿区人口剧增,基本建设又不断挤占蔬菜种植用地,蔬菜供需差距急剧扩大,原来的供给模式,已经远远满足不了需求。1956年开始,国家对农产品整体实施“统购包销”,取消“自产自销”的模式,关闭了城乡农贸市场,不允许菜农与消费者直接交易。此后,蔬菜的生产和流通,由国营商业根据指令,统一安排。具体做法是这样的:政府根据人口制定计划,下达关于产量、价格的指令,蔬菜生产队在城市近郊实施生产,国营蔬菜公司批发销售,国营或集体“菜市场”对外零售。居民根据各地安排,酌情排队,先到先得,或者拿着副食本、借粮证、户口本之类的凭证,按配额购买。不知道小伙伴们,有没有听父母辈,说起过他们当年买菜的情景,有的可以在评论区交流一下。

但这个模式有个问题。因为受到技术限制,政府的计划和指令,不能完全反馈需求,导致供需脱节。同时,菜农只生产、不经营,种菜的积极性下降,菜的品种减少,质量也不行。而且因为种粮比种菜效益好,为了让菜农继续种菜,就要给大量的补贴,另一边呢,又必须稳定菜价,不能随便涨价,结果蔬菜价格经常产销倒挂,企业亏损严重。

到了1978年,由于长期“统购包销”,我国农产品的真实供求关系,被严重扭曲,供给长期匮乏。为此,国家逐步引入市场机制,缩小了“统购”的范围和数量。90年代开始,各大城市完全停止了对蔬菜生产和流通的计划管理,开放市场,蔬菜自由流通。农业部同步实施“菜篮子工程”,进一步解决市场供应短缺的问题,措施包括:建立中央和地方的蔬菜生产基地,保障新鲜蔬菜的持续供应,以及新建各种农产品批发市场和集贸市场,推动农产品的全国大流通。我国的批发市场数量,短短几年内翻了几倍,到1997年年底,稳定在了4000家左右,基本上形成了以多级批发市场为核心,连接生产基地和零售市场的农产品流通模式。

90年代末期,超市开始卖菜,而且很快就变成了卖菜的主要渠道之一。到2005年,在我国大中型城市,超市的蔬菜销售量,已占到总销量的30%以上。大型连锁超市,为了降低成本,会跳过批发市场这一中间环节,自行从生产方采购蔬菜,实现“农超对接”。有些大型的超市企业,不只与生产商签合同,更跨前一步,介入蔬菜的生产、检测、分级、加工、包装、运输等各个环节之中,甚至出资支持农民建立合作社,或者在农村购买、租赁土地,自建农场,生产自有品牌的蔬菜。这一类,不管采取哪种形式,核心都是“我全都要”,尽量减少供应链中的第三方,降低成本。所以我们把这一类,统称为“供应链整合”模式。

2010年后,电商开始布局生鲜产业。关于电商,我们也做过几期节目,其核心,也是供应链整合。前端有平台获得需求信息,进行供需匹配,后端的支撑系统,完成商品从生产到送抵消费者的全过程。电商哪家最强,前端比的是用户量和算法,后端比的是物流效率。从后端来看,和大型连锁超市一样,各大电商基本都实现了与生产方直接对接,有些电商还拥有自己的种植基地。各个电商之间的主要区别,在于蔬菜运到电商仓库之后,再送达消费者的这后半段路程,并可以由此分出“传统型”、“前置仓”、“仓店一体”和“社区团购”四个类型。传统型,比如某东生鲜,采取的是与普通快递仓,合仓的方式,通过大型电商本身的物流网络,以最高速度完成生鲜配送。前置仓则是在社区附近建立仓库,储藏生鲜,用户下单后,由前置仓驻点骑手,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。比如说某咚买菜、某团买菜,都是用的这种模式。仓店一体,就是前置仓再加上线下商店的模式,附近社区的居民,既可以从网上下单,等仓库出货配送,也可以直接到门店购物。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某马鲜生。社区团购,其实就是“预售+自提”模式,在社区设置自提站,用户下单后,第二天将同一社区的订单,集中配送到社区,由用户自行提取商品。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某多买菜。

这几年,各大超市基本上都加入了电商大军,纷纷搭建自己的电商平台。其实对比一下,我们就可以发现,超市本身就有仓库,而且建在社区附近,如果加上电商平台,和尾端配送,其实就是“仓店一体”模式。有些超市,在尾端配送阶段,会与外卖平台合作,让外卖骑手帮忙送菜。而外卖平台,也增加了“帮忙买菜”的服务,利用自己的尾端配送优势,借别人的仓库来卖菜。各路人马,那是线下转线上,线上转线下,取长补短,强强联手,将“供应链整合”发挥到极致。

所以,现在我国的蔬菜流通情况,基本上是传统的批发市场模式,与线上线下的“供应链整合”模式二元并行。那么遇到疫情封控的情况,哪一种在保证供应方面,最有效呢?

答案是,都不太有效。全国爆发局部疫情,但是全国蔬菜的总体供应,还算充足。而且大型城市,一般在郊区种菜,蔬菜自给率都相当高,尤其是绿叶菜,绝大部分都是本地生产,也能满足本地居民的大部分需求。然而,从吉林哀求买菜的老人,再到我的同事们天天早起抢菜,恰恰说明,问题不是出在供给,而是出在流通。我们就拿现在疫情最严重的上海为例,来给大家分析一下。

上海这波疫情中的“抢菜难”,原因正是“买不到”,而不是“没有菜”。不知道屏幕前的小伙伴,平时都在哪些平台上买菜?但上了年纪的人,首选应该还是菜场。前面说的批发市场模式,农产品批发市场大多建在城郊,往往由国有性质的企业承包。比如上海国资委旗下的上海光明食品集团,经营江桥、西郊、江杨三大批发市场,供应了上海每天70%的蔬菜,相当于是蔬菜供应链的“大动脉”。而建在社区周边的菜市场,商户从批发市场拿货,卖给老百姓,相当于“毛细血管”。如今,就算面对电商和大型超市的竞争,批发和菜市场这对搭档,依然独占优势:规模大,渠道稳,辐射范围广。更重要的是,它们的进入门槛低,给大量中小企业和个体户,提供了谋生的机会。同时,它也是难得的充满“烟火气”的地方??摊贩与顾客处成了朋友,见面了还能打个招呼,但讨价还价的“博弈阶段”免不了,要点什么“紧俏货”说一声,改天就帮你拿货,今天钱没带够,欠着来日再给。对许多人来说,逛菜市场不仅仅是为了买菜,而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然而,这对搭档,弊端也十分明显。批发市场太大,人和货都太集中,受到疫情与封控措施的影响最大。一旦城市封控,供应链就会形成“血栓”,菜运不进城,城里收不到菜。上海这一次的“菜荒”,很大程度上,就跟几家批发市场关闭有关。一旦批发市场关门,菜市场的个体摊贩要拿到菜,就非常困难。我有同事跟他们聊过,有的人为了拿菜,甚至傍晚五六点就出门,驱车百公里,绕到更远的批发市场,排队到第二天清晨,才能抢到菜,而且菜价非常高。进价太高,他们也不敢加价多少,不是怕卖不出去,而是怕得罪熟客。即使如此,有的人还是因为菜价贵,受到了顾客指责,甚至谩骂。他们几宿不睡,勉强挣点辛苦钱,之后还要因为封控数日无法出摊,非常不容易,我真心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体谅。更严重的情况是,菜市场往往人流密度高,卫生条件不尽人意,容易招惹疫情。社交媒体上这两天也在流传,上海某菜场出现了阳性病例。为严格遏制疫情,菜场内人员全部就地隔离,不少人在水泥地上打地铺。我一个同事家里小区的疫情,也是从菜场的阳性案例开始。

那些跳开批发市场,做“供应链整合”的超市、电商,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最突出的问题,就是骑手短缺。为了追求时效性,骑手送菜上门,是线上买菜最普遍的模式。无论是传统型电商,还是有前置仓的类型,骑手一缺,通通只能有心无力。从3月开始,上海陆续有小区因为疫情封闭。有的生鲜电商品牌,近一个月以来,减少了600名配送员,1000名分拣员。3月28号浦东封控,给浦西留了4天的“抢菜倒计时”。回想起来,那几天办公室的同事们,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一问,都是天没亮就起床去电商平台抢菜了。骑手数量本来就吃紧,大家疯狂囤货下单,眼都“杀红了”。而骑手们的运力有限,你一单买几十斤的东西,人家就得跑更多趟,耽误更多时间。先不说那些没抢到的,就是抢到的,有的同事凌晨1点半,才收到订购的蔬菜,还有的同事,好不容易抢到菜,愣是被客服给取消了订单。至于我自己么,长期独居,家里从来不开伙,连锅都没有。这次封城前,着急忙慌下单了一个锅,估计到解封以后也送不到。

除了骑手不足,还要提到前置仓的困境:一是太过靠近社区。一旦街道、小区周边封控,前置仓很容易被波及,导致蔬菜在走上餐桌前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掉了链子。而如果调派周边仓库补位,运输成本高不说,可能两头需求都满足不了。

前置仓的第二个问题,也是人力短缺??正式员工隔离在家,有的企业甚至要靠程序员和保安顶班。这里就要说到线上模式的通病了。前面分析过,企业为节约成本,思路是整合供应链,减少冗余环节。大超市和电商平台,直接绕过批发市场,跟菜农合作。地里收上来的菜,过去是在产地仓做检验、加工和分装,然后送去批发市场。这些产地仓,要么在郊区,要么在外省的郊区,条件大多简陋,资本也不感兴趣。对企业来说,图个省钱省事,干脆“优化”掉产地仓,把菜直接从地里拉出来,运到城市的总仓,再分发到各个前置仓。有的小企业,连总仓都省去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本来应该在产地仓完成的分拣工作,通通堆积到了一个总仓,或者消费者的家门口。放在平时还好,一旦碰上疫情封控,分拣员、货车司机、骑手,只要一环出了问题,企业和消费者就得两头干着急。千家万户整天盼着吃菜,考虑到封城的不确定性,还要尽可能囤菜,下单量暴增,仓库里的分拣工作压力山大。

“定制”与“灵活性”,明明是电商平台的优势。可按现实的物流链条,反而容易出现瓶颈。不但电商平台,大型超市跟商场,同样依靠前置仓,也就不能幸免。有的超市为了保证人手,自行对员工“闭环管理”,吃住都在超市,几天、甚至十几天不能回家。不管之前是坐办公室的还是收银的,统统拉上来分拣打包,妥妥的“血汗工厂”模式。

除此以外,虽然这些做“供应链整合”的企业,都有自己的进货渠道,蔬菜进价都算稳定,但还是有一些“不讲商德”的企业,会把卖价拉高,大发疫情财。这次上海封城之前,我家附近有个百货商场,一颗大白菜卖到了将近80元,都能买一张上海飞广州的机票了。当然,相关企业很快被顶格处罚50万。还有的品牌超市,出现了“天价”运费,一单大几百的配送费,后来也被顶格处罚。当然,据说这都是加盟店的锅。

所以,从批发市场、菜市场,到外卖骑手、前置仓,我国的两种蔬菜流通模式,要么是供应链某个环节过于集中,要么是网点关门、运力受限,都难以应对疫情封控的“压力测试”。我给总结了一下,但凡要依靠大量人力的流通环节,就不可避免地受到疫情影响。而一旦疫情到了“封城”的地步,任何与终端消费者直接接触的环节,都无法运作。所以,在疫情来临之际,能够让居民吃上菜的流通模式,必须尽量减少封闭区域外的人力环节,并且要将与居民的接触,尽可能减少。

上海发生的“抢菜难”,在之前有过“封城”经历的各个城市,同样上演过。根据我的观察,反倒是社区团购更有效果,也跟上面的这条经验总结,比较接近。以楼宇或者小区为单位,统计一下居民要买的菜,直接联系企业或物流总仓发货。一来跳过供应链的层层环节,二来整合需求,按需供给,实现点对点的高效配送。可以说是完美避开了两大模式的“雷”,实际效果不错。我看上海消保委的公众号,也统计了一批蔬菜合作社、企业的团购信息。我现在住的这栋公寓,就由物业组织团购了50多只盐?土鸡,我刚刚吃了半只,能顶一天。但社区团购也有问题??对组织度的要求高。有的居民不上网,用不好微信群,有的居民因为担心买不到菜,一下子订了好多,吃不完都烂了。如果做不好统计,就会出现疏漏,甚至引发争议。还是以我这栋楼为例,封控前在群里“接龙”,团购了一波蔬菜包。可送到后却发现,不仅套餐送错,菜品跟简介说的也不一样。不该领的住户,将错就错地领菜,跟没领上的人又吵了起来。疫情期间,居委会和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都很辛苦,大家应该多担待。但这事也反映出,自发性的团购,依然要面对不确定性,也十分考验组织者的能力。

还有一种模式,平日里不用,特殊时期才会用上,那就是政府调配资源,定点直供。上海的两块封控区,大部分小区近期都收到来自政府的“蔬菜大礼包”。不过呢,这礼包,有些确实不太能符合居民的需求。种类、质量、个人偏好,咱先不说了,就说这个数量,每户都是一样的,但有的是三胎之家,至少七八口人呢,这点菜根本不够,有的是独居人士,一个人根本吃不完,有些老人,原来在社区食堂订饭,居委努力把做好的饭菜送上门了,还附送一个毫无用武之地的食材包。还有的人,比如我自己,平时靠外卖为生,家里连个锅都没有,面对这些菜,要么洗干净了生啃,啃不了的,比如土豆、带鱼之类的,都送给邻居了。当然,有人会质疑,疫情期间,人手那么紧张,满足基本需求就可以了,还挑挑拣拣呢?但是,如果在不增加现有人员负担的前提下,既能提高效率,减小浪费,又能改善居家隔离的生活质量,干嘛不做呢?更重要的是,周全的配套措施,可以安抚民众隔离期间的焦虑。有一说一,不少人现在最担心的,可能不是被感染,而是物资供应是否充足。在这方面,我们确实还有能提高的地方。

比如说,我们可以把政府直供和社区团购的方式,结合起来,取长补短。由政府牵头,搞一个大型的团购平台,设计一些N人N日的蔬菜套餐,用网络+人力的方式,每隔几日,统计每个社区的需求,汇总给生鲜企业,在产地仓库就完成分拣,再整合政府、国企、私企等多方力量,中途不换车,或换车不换箱,点对点送到社区,再由社区工作人员,给居民发菜。如果封控时间长,不同社区,可以错开时间统筹、配送,减小供应链的压力。

这种政府统计需求,制定计划,发布指令,统筹供给和流通的模式,实际上与“计划经济”模式如出一辙。只是现在有了互联网和大数据,有了现代物流体系,有了强大的生产力和充沛的供给,威力不可同日而语。事实证明,计划经济不是一无是处,满足了一定条件,在特殊的情境下,能发挥巨大的作用。某种程度上来说,一座城市的疫情封控,sUnbet代理登录,相当于短期内、局部搞一场“计划经济”实验。对于关乎民生的蔬菜保障问题,不管是统计需求、联络供给还是配送分发,由政府来主导,显然是最有效率、也最令人放心的。如果有那么一套制度,能够在特殊时期保障供应,想必大家的恐慌情绪,也会减轻很多,囤菜的欲望,也就没有那么大了。我们最后来展望一下:哪天再出现疫情、自然灾害或其它原因导致的城市封控,作为应急保障计划的一部分,我们的有关部门可以在大数据加持下,制定一套“计划经济2.0”的应对模板。过去两年来,我们国家在抗疫上,交出了一份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高分答卷。但新冠病毒在不断变异,我们的防控措施,也要根据实际情况,朝着更加精细化、人性化的方向发展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以中国这个“学霸”的成绩,一定能在坚持“动态清零”的同时,把防疫对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,真正把“人民至上”的理念,给落到实处。

节目最后,又到了大家喜闻乐见的吟唱环节了:观察者网是一家独立而负责任的新闻网站,你们的肯定是我们前进路上最大的动力,很高兴可以与大家在新闻战线上并肩作战,现在加入或者续费观察员,使用我的邀请码007可立减十元,另外大家一直想要的观网定制徽章安排上了,一套五枚,限量2000份,全国包邮,领完即止,大家赶紧行动吧。

好了,以上就是本期《轩讲》的全部内容,节目的文字版,我会放在我的公众号@real谷智轩,欢迎大家关注,我们下期再见!

上一篇:选民们已经决定了,就由你来当这个总统

下一篇:没有了